时代美术馆讲座现场——周滔的现实主义

Sorry,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.

居住生活在广州的艺术家周滔在京沪艺术圈中不算知名,但他却参加过不少国际知名美术馆及双年展的展览,并且成为国际重要美术馆的驻地艺术家。最近的一则关于周滔的新闻是他将为2016年11月的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展览进行委约创作。3月27日下午在广东时代美术馆举办的“新艺见”讲座上,周滔的演讲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了他的创作。

 

周滔的创作主要方式是纪实性影像,早期作品会有艺术家的行为表演融进作品叙事中。不同于很多大牌影像艺术家的创作方式,周滔的创作没有剧本、布景和演员,通常先是在一些地方生活,这些地方可能是巴黎、纽约、泰国,也可能是广州的城中村或郊区的种植园。不同城市、不同环境的影像被艺术家杂糅在一起,几乎很难分辨出地标性特征,一切都在细节中,艺术家说:“我通常不会太关注那些优雅的、漂亮的事物,城市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过于驯化的,而在城乡结合部或城市中最普通的人身上,往往蕴含着一种生猛的力量,一种生活的本来面貌。”

 

周滔的“不算知名”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低产,从2009年开始从事行为及影像创作,几乎是一年一件作品的产量,几个月在一个地方蹲点拍摄,往往剪出来就是一部20分钟的短片。最新的作品《蓝与红》拍摄历时六个月,镜头对向广州市珠江新城广场和泰国曼谷中心广场。广场上正在发生着夸张的商业行为或政治事件,但艺术家的镜头仍然指向普通民众的面孔,从细微的表情或肢体变化中看出生活如何投影在每个人身上。周滔说,他的艺术是关乎现实的,但不是艺术体制的现实,而是真正的生活现实,艺术是他感知的工具和方式。所以至少在素材阶段,他不关注图像本身,而是依赖于身体对现实的直接反应,创作几乎是失控和不可预测的。

 

2011年的作品《南石头》和2012年的《现实之后》记录的是掩盖在广州光鲜表面之下的城中村或城郊。2011年,周滔自我设定在南石头(城中村)进行一年的驻村创作。在艺术家的讲述中,处处都是对生活的最细微生动的观察。譬如说到,村里种了很多南瓜,但没有人会吃,因为村里的水已经被附近的工厂污染了,村里人不吃自家种的菜,都去菜场买菜吃。当地人因为把房屋出租给外地打工者,不担心生计,平日都是打麻将。但周滔观察到,虽然不吃自家的菜,但很多人尤其是老人每天仍会在菜地中忙活一阵,是因为这些人几年前还是菜农,这是他们认知自我的一种方式,这样做觉得自己仍然是一个“工作”着的人。周滔正是以这样一种社会学田野调查的方式,观察并记录这个时代最末梢神经的脉动。

 

无论从创作方式还是影像结果而言,周滔的艺术都是非常独特的。正如讲座的题目“贴着地面的细微起伏飞行”,现实和超现实、真实和虚幻共同存在于我们周遭的生活中,待我们用眼睛和心灵去发现。听完讲座才理解了艺术家一段诗意的自我阐述:“从东村到鹿镇;从素坤逸到凡洞;从花城到火星研究基地,出发之前我已有极其丰富的地理信息,而抵达之后,一切总在意料之外。成为居民,生活在时间的内部,土壤与气体衍生出新的化合物,将雾中的光柱浇筑,再搭建成殿堂。沿着蓝红之间逐层渐变的色域,重新划分出社区,居民们收集彩虹,制作床单;拽下云团,制作枕被。”

Please scan the QR code to follow us on WeChat :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